• <p id="dkxxx"><strong id="dkxxx"></strong></p>
    1. <acronym id="dkxxx"><strong id="dkxxx"><listing id="dkxxx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2. <pre id="dkxxx"><label id="dkxxx"><xmp id="dkxxx"></xmp></label></pre>
        <td id="dkxxx"><option id="dkxxx"></option></td>
        1. <table id="dkxxx"></table>

          1. 央視《對話》 | 劉飛香講述“地下工程裝備之王”背后的故事

            2019-05-19

            “我們是地王,地下工程裝備之王!”鐵建重工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劉飛香在央視《對話》欄目中的豪言壯語,贏得了現場陣陣掌聲。

            5月19日晚9:48,央視CCTV2《對話》欄目播出《超級工程的背后》,鐵建重工“掌門人”劉飛香攜超級地下工程裝備驚艷亮相,與行業大咖共話超級裝備、企業高質量發展等熱點話題。

            超級工程離不開超級裝備,像華龍一號、京滬高鐵、青藏鐵路、首都機場、港珠澳大橋等等,這些都是這些年來被大家所熟知的一些超級工程??梢哉f在每一個超級工程的背后,都有著工程機械裝備的身影,換句話說沒有這些機械工程設備,也就無法成就這些偉大的工程。

            劉飛香說:“我不敢說所有地下工程都有我們的裝備,但是我敢說這六年以來,只要是超級地下工程,肯定有我們鐵建重工的裝備?!?/p>

            正如劉飛香所言,自2007年成立以來,鐵建重工攻堅克難、自主研制了全球首臺斜井TBM,全球首臺大埋深、可變徑敞開式TBM,全球首臺復合型全斷面豎井掘進機,全球首臺智能型濕噴臺車、國產首臺智能型鑿巖臺車等全球領先的超級隧道智能裝備,形成了定制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、國產化的隧道施工整體解決方案,并成功應用于國內外重大隧道工程項目。

            正如劉飛香所言,只要是超級地下工程,就離不開鐵建重工的裝備。

            近年來,鐵建重工以黑馬之姿,一舉殺入全球工程機械制造商50強排名33位,并穩居中國工程機械制造商前5強。同時,中國機械工業百強排名躍升至第38位,發展水平穩步提升,全方位打造了高質量發展的民族品牌,擦亮了高端裝備的國家名片。

            所以當主持人陳偉鴻提出劉飛香為自己的企業貼什么樣的標簽時,劉飛香自信滿滿地回答:“我們是地王,地下工程裝備之王!”而一旁的中鐵裝備黨委書記、董事長譚順輝也高度評價鐵建重工,“我覺得我們鐵建重工是創新之王,他們每天一個專利,一周幾個專利,我們一直在互相的學習中?!?/p>

            成就鐵建重工“地下工程裝備之王”美譽背后,是鐵建重工已經具備全球最大地下工程裝備產業規模、全球最強地下工程裝備研發實力、全球最全的地下工程裝備產品類型。

            挑戰最難的超級工程,需要更多具體的實踐。當主持人陳偉鴻問到,在面對這些超級工程項目的背后,研制超級裝備有什么最難的事時,劉飛香以全球首臺復合型全斷面豎井掘進機為例,現場講述了背后的研發故事。

            他說:“隧道掘進我們經歷了水平橫向掘進,斜向掘進,豎向掘進這三個階段,每一個階段都是有困難的。那么我們鐵建重工已經發展到了豎向掘進階段,這個是垂直往下打,直徑達十幾米,然后要打幾百米,要穿越不同的地質條件,軟巖、硬巖、風化巖、破碎帶,水壓很大。那么對于出渣,這個渣怎么出來,它的垂直精度要求豎向一百米,橫向不能相差一毫米,這個都有很大的難度,我們的確是研制了兩年,然后在家里做實驗,做了大半年,最后成功?!?/p>

            據了解,現在鐵建重工的超級地下工程裝備,既能實現超長距離橫向掘進,還能實現斜向、豎向掘進。斜向掘進的難度遠高于橫向掘進,而豎向掘進比斜向掘進更難,鐵建重工都一一克服,這是與普通地下工程裝備的差異化,也是核心競爭力。同時,鐵建重工已經實現隧道智能建造,可以實現少人化或無人化施工。

            提及青藏鐵路,劉飛香深有體會,因為他曾在青藏鐵路干了五年。他回憶,青藏鐵路的第一段是從西寧到格爾木,完全就是人海戰術,靠人工手拿風槍鉆孔,一點點鑿出來。直至2015年以前,第二段從南山口到拉薩,才有了半機械化施工,但是當時的機械化全部都靠進口,不僅價格高昂,后續維護管理成本,更是高得驚人。當時學工程機械的劉飛香就勵志,總有一天要開發出屬于中國人自己的自動化機械,超越國外技術的裝備。

            經過數年的努力,現在的鐵建重工創造了每周研發2項研究成果的業界紀錄,擁有專利1800多件,并打造了9個產業板塊,擁有國內系列最全、品類最多、應用最廣的地下工程裝備,創造了50多項填補國內和國際空白的產品和技術,成為了是地下工程裝備行業唯一沒有外國資本、外國技術的主流廠家,鐵建重工當之無愧的成為創新之王。

            2018年夏天,鐵建重工出口俄羅斯的5臺挑戰世界極寒環境盾構機中的第一臺“波麗娜”號伴隨著世界杯的火熱,正式開啟了莫斯科的掘進之旅。今年初,第五臺盾構機“瑪利亞”號也成功始發,開啟了“五機并進”的全面施工階段。

            劉飛香在節目現場就講述著,五臺盾構機在異國他鄉掘進的閃亮傳奇?!?0多年以前,前蘇聯的專家幫我們修第一條地鐵——北京地鐵?,F在,鐵建重工五臺盾構機出口到俄羅斯,俄羅斯人很親切地把這五臺盾構機按照俄羅斯有一熱播劇《爸爸的女兒》中五個女兒的名字,分別為五臺盾構機命名。目前,五臺盾購機施工很順利。俄羅斯專家跟我說,60多年以前,我們幫你們修地鐵,告訴你們怎么修地鐵?,F在60多年之后我們采用你們的盾構機,先進裝備來修地鐵,這個是我最自豪的瞬間?!?/p>

            提到超級工程,就不得不提川藏鐵路工程。從它的設想提出的那一天開始,就被大家認為是堪比難于上青天的一個超級工程。主持人陳偉鴻在節目中就提出針對川藏鐵路這樣的超級工程,作為裝備企業有何應對之策。

            劉飛香表示,川藏鐵路是目前是人類工程歷史上最大的挑戰,目前沒有一臺既有的裝備能夠直接運用在川藏鐵路上。

            因此,為了解決川藏鐵路、渤海灣海底隧道等超級地下工程施工難題,鐵建重工打造了一批具有高度前瞻性的新一代高端智能裝備——超級地下工程裝備。與常規產品相比,這批超級地下工程裝備最大的特征是智能化,并且兼具定制化、綠色化、國產化特征,具備攻克高難精尖超級地下工程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能夠適應超惡劣的自然環境,應對超風險的地質條件,采用超常規的設計施工方法,滿足超大超長超深地下空間結構施工要求。

            今年是中國建國70周年,《對話》將本期節目比喻成一次工程機械的大閱兵,在節目最后,主持人陳偉鴻要求每位行業大咖代表自己的企業,喊出一句口號,提振信心。

            劉飛香如是說:“我們中國鐵建是鐵道兵整體轉業過來的,50年前鐵道兵有一句口號,我認為永遠不過時,那就是‘逢山鑿路、遇水架橋、鐵道兵前無險阻’!”


            极速欢乐生肖